首頁政治專欄 》美國與世界:總統的朋友至關重要 (柯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

定罪重犯瑞茲柯,冥頑不靈的恐怖份子艾爾斯,還有挑起種族爭議的牧師萊特。在奧巴馬之前,很難想像有任何總統候選人會與這三名可惡的人物稱兄道弟。但當麥肯競選團隊提起此事時,主流媒體開始斥責這是帶有種族色彩的骯髒競選,是麥卡錫主義份子的指控。

奧巴馬交友惹爭議
然而,一個人的交友是很重要的,朋友可讓我們深刻洞悉一個人的性格。尤其論及奧巴馬這種欠缺經驗、陌生、難以理解又自我吹噓的總統候選人,朋友的意義更顯重大。當經濟掩蓋了一切議題時,提出這個問題或許為時已晚。但就有如古老訓示一樣,這問題絕對可以成立。
麥肯只能怪時機不對。他應該在幾個月前、經濟崩盤之前就質疑奧巴馬的交友,因為經濟崩盤,奧巴馬競選團隊(還有口徑一致的主流媒體)已將此斥為落後候選人的絕望手段。
麥肯在四月曾有機會,當時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正在打州長競選廣告,其中提到奧巴馬和萊特的關係。《紐約時報》和其他深思者馬上指控這則廣告帶有種族主義色彩。
這顯然太荒謬了。種族主義是以種族為基準,以不同的方式、心懷惡意地對待別人。若有任何一位白人總統候選人與一位在講道壇上公開散播種族仇恨的白人牧師,密切往來20年,這位候選人不只會被大眾譴責,被認為不適合擔任公職,還會被上流社會徹底除名。
為何這些朋友如此重要?難道我認為,奧巴馬和瑞茲柯一樣邪惡?或是奧巴馬認同萊特的憤怒種族主義、認同艾爾斯頑固守舊的60年代激進主義嗎?
並非如此。但這不意味著這些朋友無關緊要。他們讓我們知道,有關奧巴馬的兩個重點。
首先就是奧巴馬的冷酷無情。他認為這些人有用,就利用他們。你會到一間牧師在講道壇上散播種族敵意的教堂做禮拜嗎?你會與一位毫無悔意的恐怖份子握手,更別提兩人曾在同一社區理事會共事,不管他是否曾用炸彈攻擊美國軍事設備或墮胎診所嗎?
大部分的美國人不會這麼做,因為這非常卑劣。但奧巴馬卻做了,他的出發點若非信念,就是利己。他當時是個貪求名利的年輕人,努力躋身芝加哥政壇的陌生圈外人。他和每個人玩這場遊戲,毫無內疚,只要出色致勝。奧巴馬不是第一個透過腐敗政治機制出道的政客。但他是少數幾個厚顏無恥、膽敢自稱是超然治療者的政客,他自稱能拯救「舊政治」─他在芝加哥大展抱負時,狂熱地信奉的那種政治。

奧巴馬結交恐怖份子等爭議人物,招致對手批評。圖為麥肯支持者高舉反對奧巴馬標語。路透

競選總統才稱斷交
其次,還有一點比無情惹人厭,那就是這些朋友已對奧巴馬的中心思想造成裂隙。奧巴馬不贊同萊特對種族的惡意觀點,他也不贊成艾爾斯今昔的觀點,認為惡魔就是美國社會。但奧巴馬顯然不認為這些觀點是越軌的。這麼多年來,他毫不反對在這個發臭池塘中自在浮游。
直到現在,如今他站在總統的門檻前。奧巴馬承認這些朋友不足取,這就是他與他們斷交的原因。但是這麼多年來,他坐在萊特的教堂長椅上,在理事會上和艾爾斯分享同樣的抱負。奧巴馬認為他們很合理,甚至只是社交談話中不起眼的一部分。
你也這麼認為嗎?奧巴馬具有一等的智慧和氣質。但是他的人格仍十分可疑。氣質和人格是有差異的。泰然自若是一個優點,對下流的寬容可不是。


作者為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

留言
暱稱
主題
內容
驗證碼
請輸入左方驗證碼
輸入留言後,我們會公開您的IP位址前三組數字,請謹慎發言!
昔日新聞
 
 
 
26
27
28
29
30
31
本週熱門旅遊
TOP10

今日大代誌

輸入字詞:
選擇語言:
生活情報
一名男子因為被同車的友人譏說開車太慢,當場猛踩油門狂飆卻撞上電線桿,導致友人慘死。當你開車時,同車的人有哪些舉動最讓你受不了?
1. 在車上吃東西
2. 指使你該怎麼開車
3. 告訴你該走哪條路
4. 說你開車技術很爛
5. 以上都很討厭
←上一題 北市一名女大生,把兩個月大的表弟洗澡照片張貼在網路相簿,因為其中有幾張是裸照,被警察以意圖散布色情照片約談,你的感覺如何? ...
更多
©2008 Next Media Interactive Limited.All rights reserved.
英屬維京群島商壹傳媒互動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